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尹锡悦时代”的韩国经济将走向何方

  本周,随着第20任总统宣誓就职,韩国正式步入“尹锡悦时代”。不同于从政经验丰富的前任总统文在寅,新任总统尹锡悦没有国会议政经历,因此也被称为“政治素人”,他的就任也被外界形容为韩国国家战略的重启。新冠肺炎疫情对韩国经济的持续性影响和区域政治格局的快速变化,以及始终困扰韩国的高房价和就业难问题,都让尹锡悦的任期充满挑战。如何实现“韩国再次飞跃、共同过上美好生活”的承诺,将成为这位新任总统在未来5年需要持续思考的问题。

  在这3年里,新冠肺炎疫情始终是悬在文在寅政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于尹锡悦而言,这场抗疫之战仍未结束,如何应对疫情、提振经济,是他上任之初面临的首要挑战。眼下,韩国疫情形势不容乐观。据韩联社报道,新冠变异毒株BA.2.12.1已登陆韩国。韩媒指出,这种新冠毒株传染性比现有的奥密克戎毒株高30%,甚至比传播速度最快的BA.2亚型毒株还要高20%左右。这将为韩国的疫情发展带来新的不确定性,而截至目前,韩国累计新冠确诊人数已逾1700万人。

  持续不断的疫情冲击给韩国经济造成了沉重的负担。从内需来看,根据韩国统计厅数据,随着今年初新冠确诊人数的反弹,反映国民消费动向的零售销售额指数1月份转升为降,跌幅达2%;在2月份勉强维持与上月同等水平后,3月份该指数再次下探0.5%。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下属韩国经济研究院5月8日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经济动向和展望》预测,疫情下今年民间消费将较去年降低0.8个百分点,降至2.8%,民间消费复苏势头减弱。同时,反映投资者信心的设备投资指数也呈现大幅波动。在疫情形势恶化的拖累下,该指数在2月份暴跌5.6%,3月份尽管降幅收窄,但仍下滑2.9%。

  与此同时,俄乌冲突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上涨,也为韩国经济带来了新风险。数据显示,4月份,韩国原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商品进口额高达148.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70.9亿美元,增幅高达91.8%。与此同时,在国际市场,小麦、玉米等粮食价格暴涨,韩国农产品进口额出现大幅上升。在这些因素影响下,韩国4月份进口额达到603.5亿美元,这让出口大国韩国的贸易收支出现了超26亿美元的逆差。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除2月份外,其他3个月韩国贸易收支均为逆差,总额累计已达66.2亿美元。目前,韩国经济研究院已下调韩国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值至2.5%,较去年底公布的2.9%低0.4个百分点。短期来看,如何制定适度的防疫措施稳定经济增长,如何采取合理的财政政策拉动消费和投资,是摆在尹锡悦政府面前的重要课题。

  那么如果抛开疫情这一突发因素,着眼于更长的经济周期,韩国的经济发展如何呢?事实上,在疫情暴发前,韩国经济就已存在不少问题。其中,最为民众所诟病的就是高房价和就业难。房地产方面,虽然文在寅在上任之初就出台了“最严楼市调控令”,包括一系列限制贷款、提高房产税、增加供应等措施,但收效甚微。韩国国民银行数据显示,在文在寅就任总统的2017年5月,在首都首尔购买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为6.07亿韩元(约合322万元人民币);而到2021年10月,这一均价达到12.1亿韩元(约合641万元人民币),价格增长近一倍。由于难以负担高昂的房价,近两年大量的居民从首尔迁离前往韩国其他城市生活。

  就业方面,韩国经济研究院分析认为,韩国就业市场有着两大痼疾。一是自营行业饱和。据统计,韩国自营行业企业在全部企业中的占比达到24.6%,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仅低于哥伦比亚、墨西哥、希腊等国,排名第六。这些自营企业过度集中于“面对面服务行业”,利润率低、5年生存率低的现状导致自营行业就业岗位产出能力有限,新冠肺炎疫情更加重了这一情况。二是中小企业成长缓慢。据统计,相比于OECD其他主要国家,韩国大企业数量明显偏少。以中小企业竞争力较强的德国为例,德国每1万家企业中有44家大企业,而韩国只有9家。同时,韩国中小企业在薪资待遇方面对就业者明显缺乏吸引力,在员工培训等人力资本方面的投入也不足。这导致2020年韩国青年人中放弃就业的人数达到21.9万人,较5年前增长近20%。

  “安居乐业”是民众对于生活的朴素愿望,在如今的韩国却难以实现。也是由于房价管控和提升就业的不力,使得文在寅所代表的进步派在此次大选中失去了其主要支持力量韩国年轻人的选票。如今韩国正式步入“尹锡悦时代”,这些问题能否得到解决,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5月3日,韩国交接委发布了新政府的施政愿景、原则、目标和110个国政课题,整体上强调经济安全,主要围绕推动楼市正常化、改革并打造创新金融系统、推进国民年金(养老金)制度改革、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和平等任务展开。

  在国内经济方面,尹锡悦主张的经济模式可以概括以市场为主导的“公正革新经济”,即通过为企业提供舒适的发展环境,大幅提升韩国增长潜力。同时,遵循市场规律,不追求短期的财政和就业指标,而谋求以企业发展为基础,创造优质的就业岗位。对于房地产政策,与此前政府不同,尹锡悦提出,不应把综合房地产税等税费制度用于市场管理的目的,而应按照税制规律施策。特别是要把现行的单套住房家庭0.6%至3.0%的综合房地产税率下调到文在寅政府上台前0.5%至2.0%的水平;对单套住房的长期持有者,在住宅出售或继承之前,不再征收综合房地产税,以削弱楼市惶恐情绪带来的非理智性购买。

  在对外经济领域,尹锡悦提出“经济安保时代”概念,主张在尖端技术领域强化与美国的合作,确保核心原材料、零部件供应链的稳定,通过积极参与主要全球贸易协定等方式扩大国际合作。尹锡悦认为,韩国作为世界第十大经济体,应摆脱过去侧重于与主要国家发展双边外交的战略,实现合作对象多元化,积极参与构筑多边形态的合作网络。

  不过,眼下尹锡悦的这些主张仍只落在纸面上,未来如何细化实施,实施效果如何,都是未知数。这位“政治素人”能否在自己的5年任期中为韩国国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经济答卷,有待时间检验。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