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借力科技 金融机构加速数字化转型

    银行业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对信息化、数字化不断提出新的要求。进入数字化时代,银行的数字化目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帮助投资人、股东实现资产规模最大化,给客户提供更多服务便利性,自身如何基于新的IT架构实现业务敏捷化,而场景金融将是实现这些目标的重要手段。

  “从前,即使是国有大型银行,比如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其资产规模和管理的信息化水平和现在也不可同日而语。”神州控股董事局主席、神州信息董事长郭为说,“银行业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对信息化、数字化不断提出新的要求。”

  那么,银行业等金融机构如何在数字化转型中实现更高质量发展,科技赋能还能有哪些发挥空间?

  金融业数字化转型目标愈发清晰

  在郭为看来,进入数字化时代,银行的数字化目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帮助投资人、股东实现资产规模最大化,给客户提供更多服务便利性,自身如何基于新的IT架构实现业务敏捷化,而场景金融将是实现这些目标的重要手段。

  “金融业数字化转型有实现金融普惠、推动经济发展、增进社会福祉的时代要义。”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科技处副处长王伯兴在第四届数字中国技术年会上说,“面对转型中面临的战略布局、业务风险和网络安全等方面的挑战,金融业要准确把握发力方向,通过加强数字化转型战略布局、促进金融数据综合应用、完善金融信息基础设施、提升金融服务智慧化水平、构建数字金融生态体系等手段,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助力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据业内人士介绍,过去,银行业大部分情况下是被科技或新应用推着走,而当前,很多银行在探索定制化发展路径,主动追逐一些新应用。

  中国工商银行软件开发中心资深经理徐博表示,在生态环境下,银行不再是一个客户必须要到达的场所,银行的产品和服务成为经济活动交易的基础服务,金融、交易、场景、生态形成了一个满足人民群众多元化需求的金融服务体系。比如,工商银行不断融入万物互联、构建数字化新生态,打造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的“数字工行”。

  推动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如何推动普惠金融发展?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当前普惠金融发展的瓶颈在于缺少针对性业务模型、专业服务人员、定向金融产品和智能化服务手段。数字技术的应用,能够提升产业全链条的效能,有效拓宽金融服务的广度、深度,让金融服务能够触及更多人群。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当前普惠金融的难点在于门槛高、手续繁、周期长、效率低、审批严、条件多,传统产品模式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风险成本高、运营成本高、服务成本高的问题,难以兼顾“普”和“惠”。而数字普惠金融的出现,可以通过大数据风控、互联网产品设计、互联网科技和数字化营销四个要素同时解决银行小微业务难点、满足小微企业需求,从而破解普惠金融难题。未来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重点将围绕共同富裕、乡村振兴、“双碳”绿色普惠、促进内需和稳外贸等5个方向展开。

  “在普惠金融方面,当前的金融产品还无法完全满足消费者和企业客户对金融消费的需求。场景金融,就是把实际的生产经营场景以及消费场景与金融工具结合在一起,能够有效帮扶中小微企业,同时也能够实现银行资产规模的更大化。”郭为说,有了土地确权数据,可以把土地作为抵押物,由银行来进行管理。除了土地,在土地上所完成的耕地、播种、施肥、喷洒农药、智慧灌溉甚至收割,如果整个过程通过数字化方式体现出来,形成“三农”数据资产,就可以为金融资产普惠创造更多便利性。

  以神州数码集团和神州信息、邮储银行合作推出的产业金融SaaS服务平台“神州金服云”为例,该平台基于神州数码集团上下游几万个中小企业合作场景数据探索推出。过去审批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现在因为有场景数据,审批变得非常便捷,为很多中小企业贷款带来了方便。

  陕西省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副局长张伟明认为,推进普惠金融,不仅涉及金融机构的服务模式创新,还涉及农村地区和中小微企业资产数据化、数据资产化的转换。近年来,国家加大税务、海关等关键领域的政务数据开放和共享,通过土地确权、两区划定厘清农民所属宅基地资产归属,实现资产的数据化统计,这为农民构建信用体系提供了基础的关键数据,让创新金融服务成为可能。

  科技赋能数字化转型空间广阔

  对于接下来银行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神州信息副总裁、金融研究院院长戴可认为,我国银行业数字化正进入信息化、移动化、开放化和智能化的“四化叠加”阶段,银行架构已经到了需要重塑的阶段,以支撑拓展未来银行的服务边界。“重塑银行架构,不仅限于业务架构、数据架构、技术架构和组织架构,而是整体对于银行运转和经营管理,以什么样的方式服务未来客户和未来经济,这是从上到下体系的变化。未来银行架构应该提供基于业务视角的XaaS服务,不管是业务作为服务层还是产品层,每一层都会变成服务的方式支持整个银行的运转,所以未来会形成一个基于银行高管视角的银行数字化转型评估体系。同时,通过业务、技术和咨询的结合,帮助银行重新树立、重塑相匹配的数字化组织架构也是必要的。”戴可说。

  徐博表示,随着金融与科技更加深度融合,生态与场景建设是大势所趋。工商银行将围绕“数字生态、数字资产、数字技术、数字基建、数字基因”五维布局,打造“数字工行”品牌。

  腾讯金融云副总裁曹骏提出,在全真互联网时代构建金融数字化经营新形态,即通过数据、技术和算力的应用,把人、事、物跨时间、跨空间和跨内容维度进行连接,带来沉浸式、原生式、智能化交互体验。曹骏认为,“数字原生”型机构是更具潜力的数字化经营形态,比如,在客户运营“数字原生”化中,可以实现“数实共生+社交连接”,让营销和服务全时在线;在经营决策“数字原生”化中,能够激发数据要素动能,从“业务数据化”转型为“数据业务化”。

  延伸阅读

  2022年3月下旬人民银行金融科技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部署2022年重点任务。会议强调,2022年要贯彻“十四五”规划纲要,多措并举推动《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22—2025年)》落地实施,高质量推进金融数字化转型。一是扎实做好新阶段规划政策的宣传解读、落地实施、跟踪监测和示范引导,开展金融数字化转型提升工程,构建金融数字化能力成熟度评估体系和优秀实践案例库,强化国际合作与交流互鉴,推动金融数字化转型从多点突破迈入深化发展新阶段。二是建立健全金融科技伦理监管框架和制度规范,加强科技伦理风险预警、跟踪研判和敏捷治理,引导从业机构落实伦理治理主体责任,用“负责任”的科技创新打造“有温度”的金融服务,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服务实体经济。三是深化运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强化商业银行金融服务数字渠道管理,研究建立智能算法信息披露、风险评估等规则机制,持续提升监管统一性、专业性和穿透性。四是深入实施金融科技赋能乡村振兴示范工程、金融数据综合应用试点,合理应用数字技术健全数字普惠金融服务体系,着力弥合群体间、机构间、城乡间数字鸿沟。五是强化数字化监管能力建设,健全金融科技风险库、漏洞库和案例库,运用监管科技手段着力提升政策前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 (整理:高岭)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