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完善金融法制 化解金融纠纷
——访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峰

  又是一年两会时。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全国人大代表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他们是党和国家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他们发出的“好声音”,也许会逐步变为党和国家的“好政策”乃至“好制度”。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峰,聚焦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着眼于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长期关注金融立法和完善金融法制有关问题,他近三年提交的议案建议也都与此有关。

  《中国金融家》: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您今年提交了哪些建议和议案?出发点是什么?

  刘峰:今年两会我带来了三份建议,分别是“关于规范利用律师调查令调取客户金融信息的建议”“关于健全金融机构纠纷案件诉讼费用缓交与退还工作机制的建议”和“关于制定金融纠纷调解条例的建议”。

  近年来,金融机构纠纷案件数量持续上升,起诉案件的诉讼费垫款规模居高不下,很大程度影响了金融风险的化解效率,增加人民法院金融案件受理和退费处理工作负担。诉讼费用交纳办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缺乏对金融机构诉讼费缓交规定,金融机构等胜诉主体申请案件诉讼费用退还缺乏统一规范,金融案件诉讼费交纳与财产保全制度还缺乏必要的衔接。

  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部署,依法保护金融债权,全力推进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为金融业稳健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和有效司法服务,建议健全金融案件诉讼费用缓交与退还工作机制。应尽快制定诉讼费用收取办法,明确金融机构在一审、二审诉讼中可以申请或提交保函方式缓交诉讼费用。建议由最高人民法院、财政部联合制定诉讼费退费工作规范,而金融机构亦应采取多元化方式化解纠纷降低诉讼费支出。

  另外,金融纠纷解决缺乏统一的制度安排,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以法律法规形式巩固金融纠纷的多元化解机制具有必要性。为此,建议总结近些年来国内金融纠纷调解实践,借鉴国外及地区金融纠纷调解立法经验,参照有关国际条约,尽快制定金融纠纷调解条例,以法律形式确立金融纠纷调解机制,明确金融纠纷调解程序、调解组织法律地位、调解文书法律效力等一系列问题,有利于防范金融机构和企业声誉风险,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的隐私,也有利于强化诉源治理,还可以大幅度降低金融纠纷化解成本,助力金融风险化解,完善金融法制。

  《中国金融家》:在数字经济时代,银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应注意哪些问题?如何提高银行业数字化服务能力?

  刘峰:近年来,银行业多策并举,从战略规划、组织架构、业务流程、数据治理、人才结构等方面,全面推动数字化转型、提升金融科技基础能力建设,银行的产品和服务模式向着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演进,银行的价值链也由封闭走向开放,通过产品、服务创新拓宽发展内涵,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满足人民群众需要。

  数字化转型并非坦途,在这一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如银行机构数字化转型方向不明确;数据治理缺陷明显、专业人才短缺;经营理念和管理体制僵滞,难以适应数字化经营;对新型风险管理能力不足等。接下来,在纵深推进银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银行机构应按照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的指导意见》等相关政策,因地制宜、有的放矢地解决上述问题,确保到2025年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取得明显成效。我认为应重点从三个方面着手:

  一是坚守风险底线,有效防范新型风险。当下,银行机构从传统商业模式走向平台生态系统已是大势所趋,对外部机构的开放与合作,在推动银行产品与业务模式不断创新的同时,也改变着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等传统风险的内涵与外延,对数据安全、信息安全管理等带来严峻挑战。银行机构应高度关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风险,坚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风险底线两大原则。一方面,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遵循金融发展基本规律,履行好服务实体经济的天职;另一方面,处理好金融发展与金融安全之间的关系,密切关注经营转型动向,对市场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保持高度敏感,加强战略风险、创新业务的合规性、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及外包风险等管理,同时防范模型和算法风险,强化网络安全防护,加强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此外,应借助科技手段逐步建立起适应新形势、新业态,更科学、更精准、更有效的风险管理体系,搭建企业级的风险管理平台,实现规则策略、模型算法的集中统一管理,对模型开发、验证、部署、评价、退出进行全流程管理。同时,加强数字化风控能力建设,提升风险监测预警智能化水平,确保风险“看得清”“管得住”。

  二是高度重视数据治理工作,全面激活数据要素潜能。银行业是典型的数据驱动行业,积累了大量的客户数据、交易数据、外部数据,这为银行数字化经营、盘活数据潜在价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要素正在成为关键要素,数据治理作为基础工作的重要性更为凸显。一方面,制定大数据发展战略,强化数据资产理念,构建覆盖全生命周期的数据资产管理体系,优化数据架构,加强数据资产积累,通过建立企业级大数据平台,全面整合内外部数据,实现全域数据的统一管理、集中开发和融合共享,深化数据资源应用。另一方面,科学制定数据治理路线图,逐步建立起组织架构健全、职责边界清晰的数据治理体系,运用科技手段推动数据治理系统化、自动化和智能化;制定统一、明确的数据标准,保证数据的统一性、完整性、真实性,做好数据分类、分级管理,提升数据质量,让数据可用、好用,并积极探索数据确权和对数据要素收益的分配。此外,还应按照《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等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的要求,切实遵循依规用数、科学用数的职业操守,依法合规采集、管理、使用、流转数据;加强数据安全管理,建立数据安全长效机制,完善数据安全技术,有效保护客户隐私和数据安全。

  三是构建复合型数字化人才队伍,弥补人才短板。未来的竞争是来自人才的竞争。银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数字化人才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银行机构应积极构建与数字化转型相匹配的复合型专业人才队伍,持续营造数字化人才培养的环境和生态,通过建立长效人才培养机制和市场化机制,汇聚一批既懂银行业务和管理,又掌握新科技、新技术,兼具新思维的高素质数字化人才。应鼓励选聘具有科技背景的专业人才进入董事会或高级管理层。注重引进和培养金融、科技、数据复合型人才,重点关注数据治理、架构设计、模型算法、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安全等专业领域。积极引入数字化运营人才,提高金融生态经营能力,强化对领军人才和核心专家的激励措施。

  《中国金融家》:中国银行业协会作为行业自律组织,您认为,如何发挥中国银行业协会作用,引领银行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刘峰:中银协作为行业自律组织,服务会员单位是分内之事、应尽职责。协会通过搭平台、畅诉求、强规范等方式方法,努力为会员单位的高质量发展提供自律规范、人才及科技赋能等支持。

  人才赋能方面,积极探索建设中国银行业管理人才库,强化人才力量赋能银行业高质量发展。高标准完成中国银行业管理人才库建设,重在解决地方中小银行公司治理薄弱、缺乏专业人才的共性问题,着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推动银行业高质量发展。目前,人才库面向6家大型商业银行和6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征集符合监管部门任职条件,并有意愿入库的专业人才,特别是有意愿担任地方中小银行董事长、行长、副行长等关键职务的人才。截至2022年2月末,相关银行共推荐合格人选642人,申报岗位1375个,初步形成较为充沛的人才储备。

  科技赋能方面,针对国内信用证福费廷等贸易金融业务发展中长期存在的信息不对称、交易流程脱节、缺乏统一规范、交易主体受限、“半手工操作”效率低等痛点,联合五大行完成“中国贸易金融跨行交易区块链平台”建设,统筹推进平台建设应用,全面开展平台用户推广工作,拓展平台生态圈合作事宜。相继投产上线福费廷业务系统和应收账款转让信息服务系统。截至2022年2月末签约总行机构20家,撮合福费廷资产成交近1500亿元。此外,针对近年来资本市场发生的部分财务造假案例涉及银行函证不实问题,协同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建成投产了银行函证区块链服务平台,以加快推进银行函证业务向数字化、规范化方向转型,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截至2022年2月末,平台已有50余家商业银行和50余家会计师事务所完成投产上线或开发测试。其中,8家商业银行和44家会计师事务所已正式投入实际业务应用,全流程回函最短耗时仅1小时15分钟,相较于纸质函证行业平均5-15天的回函时长,极大地提高了函证业务处理效率。同时,平台与银行及会计师事务所通过系统直连方式对接,实现了函证申请、分发、授权、回函等全流程线上化处理,增强了各业务环节风险管控,降低数据错漏、泄密和舞弊风险。

  自律规范方面,依法依规加强行业性约束和惩戒,制定颁布了《银行业从业人员违法违规信息管理办法(试行)》(“黑名单”“灰名单”制度),建立违法违规信息报送机制,建成信息管理平台。

  维护行业权益方面,深入推进“通报一批、公示一批、督办一批、惩戒一批”活动,截至2021年末,中银协累计为会员单位收回债权332亿元。其中,在2021年开展的“督办一批”工作中,提请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督办的案件,为会员单位收回金融债权20.8亿元,打击逃废银行债务活动取得新进展。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